沁阳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英雄信条 第一百一十五章 崛起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21:07 编辑:笔名

英雄信条 第一百一十五章 崛起

唐顿没理会放哨矿工,继续巡视楼层。

楼道中,那些打手已经被驱赶了出来,双手抱头,面对着墙壁蹲在地上,他们听到脚步声,下意识地抬头。

他们中有些人是第一次见到唐顿,看到他是如此年轻,不由地诧异,窃窃私语的嗡嗡声响起。

“部闭嘴,不准说话。”亲信们大吼着,维持秩序,一些受过虐待的趁机殴打他们。

唐顿看向了楼梯口!

脚步声凌乱,夹杂在剧烈的铁器碰撞和惨叫中,随即他带来的一群矿工被赶了出来,各个挂彩,狼狈不堪。

“是哪个杂种在一号楼撒野,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!”一个矿霸手持砍刀冲进楼道,带着五十多个手下朝着矿工们痛殴,砍得鲜血纷飞。

死硬份子什么时候都不缺,别提这些平曰里在匕首矿山嚣张惯了的家伙,怎么可能容忍被其他人踩到头上。

“愣着干什么?一起上呀!”有年轻的亲信大喊了一声,率先扑了出去,可是跟着的人并不多。

唐顿撇了下嘴角,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,他做这一切除了想改变自身的处境,也确实想为地位低下的矿工们做些事,可惜他们太不争气了,趋吉避凶的心理已经根深蒂固。

“哈哈,一群软蛋!”矿霸看到这一幕,气势盛,就连那些蹲在两旁的打手们也蠢蠢欲动了。

唐顿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,他知道很多眼睛盯着自己,此时绝对不能慌乱,不然反抗会迅速扩大。

“杰克逊,给你一分钟的时间,轰翻他们!”唐顿脚步不停,继续前行,他随意地挥了挥手,食尸鬼们立刻扑了过去。

楼道内狭窄,身包裹在重装铠甲中的魔仆冲锋,犹若钢铁海啸一样气势汹汹地碾压了过去。

蹲下的打手们赶紧起身,紧紧地贴向了墙壁,一些躲闪不及的家伙直接被撞倒了,跟着被战靴踩过,发出了哀嚎。

矿霸一伙儿匆忙后退,面对这种冲势,借给他们一颗龙兽的胆子也不敢硬抗。

四周又安静了下来,打手们都老实的蹲着。

“监工大人,大事不好了。”放哨矿工加大了音量,看到唐顿不理自己,急成了热锅山的蚂蚁,加大声的喊了起来。

“闭嘴,我没有聋!”唐顿甩手抽了过去,不用问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,“不就是监工们来了吗?你慌张什么?”

放哨矿工捂着脸颊,神色尴尬,看到对方有五百多人,他的确害怕了。

“似乎有些大将风范了。”荷玛很满意唐顿的表现。

放哨矿工的行为让己方的矿工都产生了紧张感,可是唐顿的镇定自若又让他们冷静了下来。

“要尽给食尸鬼安装上钢爪了,不然杀伤力太小。”唐顿检视着着魔仆们的战斗力,稍稍的加了步伐。

他要在一号楼外的空地上对阵监工,除了打败他们可以让多的矿工看到降低他们的威望外,还可以避在地型受限的大楼内被围攻。

一旦有带头人站出来,这些貌似恭敬的打手们绝对会反抗的,到时候绝对是不小的麻烦。

“还是要建立一支犹如臂使的近卫队。”荷玛建议。

“我是平民,没有资格组建私人武装。”唐顿郁闷,想要成为贵族太难了,就算花钱购买,也会是个不小的数字,而且还只是个头衔,并没有实际的领地。

“那就努力往上爬,解决掉矿山的问题后,必然能够得到多芬克的青睐,到时候可以让他从中斡旋。”魔典发狠了,“不管是用钱砸,还是武力威胁,一定会让他屈服。”

唐顿走到一楼的时候,一位监工带着一大群人冲了进来。

“混蛋,你知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?谁让你在这里撒野的?”监工怒吼,尤其是看到楼道中还贴墙站着两排打手,就像被体罚的学生一样,几乎让他气死,他不明白这些家伙怎么会被一个年轻人给吓住。

唐顿没开口,挥了下食指。

“冲锋,把他们赶出去!”杰克逊握住弩弓,抬手便扣下了扳机。

弩箭擦着监工的脑袋射过,钉进了后面一个倒霉鬼的肩膀中。

这一次没有人迟疑了,都随着食尸鬼们一起冲锋,一个百人队接踵摩肩挤满了楼道,看上去声势浩荡。

不等监工下令,他带来的人就忙不迭的后退。

附近的几栋宿舍楼上所有的户打开,挤满了人头,都在观望,他们刚才还在遗憾看不到大楼内的状况了,结果监工一方就像傍晚退潮的海水部涌了出来。

“唐顿,拉姆总监工一定会杀了你。”监工气急败坏,赶紧扯了一个亲信,让他去喊人。

“我在检查宿舍卫生,治理矿山的环境,你难道有什么不满?”百人队分开一条缝隙,唐顿走了出来,“对了,我想问一下,顶楼的私人刑房是怎么回事?”

唐顿的声音很大,就是为了让围观的矿工们听到。

“你管得着吗?”监工咆哮。

“我是监工,凭什么不能管?”唐顿故意露出了疑惑。

监工哑然,自己难道说多芬克颁布的命令不算?人家就算再没有地位,收拾自己,还是没问题的。

“对了,我刚才找了几个证人,他们说这几年中,你们在刑房中折磨死的矿工足够近千人了。”唐顿夸大了数字,再诈对方,“你们犯下的罪恶,足够送上绞刑架一百次了。”

“不可能,哪有那么多?”监工着急了,有些口不择言,结果说完就听到四周响起了巨大的哗然声。

矿工们都是一脸震惊地看着他,他们虽然听说过一些或真或假的小道消息,但是没有佐证,也就当做了饭后娱乐来听,可是监工的话,开始让他们不得不信。

“哦,那就是说折磨过一些人咯?谁给你们的权利?”唐顿大喝,“收矿石税已经很过分了,现在还把人当狗一样耍,你们还有没有人姓?”

“别听他瞎说,不是这样的,我们没折磨过人。”监工急了,要是这事传到拉姆耳朵中,自己绝对完了。

“是谎言,那你告诉我那些残废是怎么回事?刚才在拳台上打架的矿工难道是自虐狂?”唐顿一把揪住格策,扯到了身边,“他刚才差点被你们养的猎狗撕碎,你怎么解释?难道我们这多人都看错了?”

唐顿的质问让四周的矿工们越来越愤怒。

“不,不是这样的!”监工大急,“你们别听他胡说,唐顿,你给我闭嘴,不然主事一定会杀了你。”

“哦,连我这种监工也敢杀,你们岂不是不把普通矿工放在眼中?”

“做的不错,居然知道煽动民众了!”看着唐顿咄咄逼人,让监工自乱阵脚,荷玛笑了。

“不是的。”监工还要狡辩,被赶来的监工头目握着一根黑色短棍抽在了脑门上,当场晕了过去。

“废物!”头目吐了口浓痰,走到了唐顿面前站定,恶狠狠地威胁着,“小子,你别得寸进尺!”

唐顿的回答很简单,直接抡起短棍,狠狠地抽在了监工头目的嘴巴上。

头目惨叫,一口混着碎牙的鲜血直接喷了出来,染得地面一片殷红。

“宰了他!”头目哪想到唐顿说动手就动手,气愤地还没有吼出来,第二棍到了,抽在了他的下巴上。

头目的亲信要冲过来救援,可惜狡诈的杰克逊,一支弩箭射出,放翻了一个倒霉鬼,这种出手既杀人的狠辣把他们镇住了,不由的慢了一拍,再想冲锋时,魔仆们打头阵,后面跟着一个百人队矿工已经蜂拥了上来,堵住了他们,混战在了一起。

监工头目倒在地上

,缩成了一个虾米状,唐顿的军靴朝着他身上皮糙肉厚的部位猛踹。

围观党们被唐顿的强势镇住了,要知道整个矿山只有五位监工头目,除了拉姆,就属他们权力大,可现在被唐顿摁在地上揍,就像路边的死狗一样,哪还有之前的霸道威风。

“真厉害,这小子的崛起已经不可抵挡了。”

“他绝对可以成为总监工的劲敌,拉姆要是不慎重对待,搞不好要阴沟里翻船。”

“多芬克恐怕都没想到唐顿会这么强力,找到一个好帮手,这下估计他做梦都要笑醒了。”

围观党们除了佩服唐顿之外,还有一些生出了嫉妒的情绪,他实在太年轻了,现在就有了这种地位,以后的前途必然不可限量。

他们开始后悔,要是自己狠一点,去向多芬克自荐,哪还有唐顿现在出头的机会?

“好了,目的达到了,可以撤了。”唐顿活动完手脚,离开了宿舍区,“荷玛,我准备找多芬克请个假,明天去趟晨雾镇。”

“是想去狼与香辛料杂货店吧?”

“嗯,她不是答应了要卖给咱们一些超稀有的屠龙阶级别的改良药剂吗?”唐顿很好奇,不过多的还是想再次见到那位女店主,他很喜欢对方的嗓音,听起来非常舒服。

“多芬克应该会同意的。”荷玛又想到了一件事,忍俊不禁,“李斯特把你弄到匕首矿山,准备让你绝望,要是看到你活蹦乱跳的出现,说不定会气炸了肺。”

宝鸡治疗癫痫病方法
济宁治疗宫颈炎方法
朔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宝鸡治疗癫痫病费用
济宁治疗宫颈炎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