沁阳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遗失的云图 第三十三章 上天赏赐的礼物——蜂蜜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8:20:26 编辑:笔名

遗失的云图 第三十三章 上天赏赐的礼物——蜂蜜

阳光撒在林地上,“嗡嗡——嗡——”,少一在一阵蜜蜂煽动翅膀的响动中醒来,杉霸公昨夜说过的话依旧还在他小小的脑海里回荡不去。

他张开眼睛,被树枝上挂着的一大窝蜂巢给吓了一跳。这窝蜜蜂安家的树枝并不很粗,这让少一担心,会不会一阵风就把蜂巢给吹折了。

蜂巢的位置恰好就在少一躺着的地方的正上方,若风吹折了蜂巢,那么,他准会被砸个正着。

少一站起来想躲开蜂巢,他鲁莽地急急迈出右腿,结果,右脚一下子撞到了一旁的小银杉树,几缕金灿灿的小东西被撞得在树上摇摇晃晃,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少一抬头看树枝,原来,上面挂着的是几大滴蜂蜜。其中一大滴蜂蜜沉沉的,正在徐徐坠落。

少一忍不住仰头张嘴,实实在在地接住了它。啊,很甜,跟咕咕养蜂所吐出的蜜比起来,只强不差。

他抬起头看着头顶上的蜂巢,蜂窝边缘挂着一滴滴诱人的蜂蜜,这让少一忍不住在心里盘算了起来,这窝蜜蜂产的蜜,足可以维持少一个多月的体能。

这窝蜜蜂很隐蔽,若不是自己从老银杉树上掉下来,恐怕发现不了这个窝。

显然,勤劳的小蜜蜂们还没有发现在它们蜂巢的下面,有个心怀不轨的家伙正在打它们的主意。

蜂蜜固然诱人,可被那蜂屁股上的毒刺给蛰一下也很够呛,光这么一想,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。

少一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右手的虎口。去年夏天,少一帮咕咕采蜂蜜,因自己脚下没站稳,一不小心滑了一下,结果手中的木盆一倾斜,导致蜂群发生了骚乱。

忙中出乱,一只小蜜蜂直晕着落了下来,停在少一右手的虎口上,只见小蜜蜂的屁股轻描淡写地“吧嗒——”一点,少一的右手就足足肿了四五天。

少一缓步离开蜂窝,坐在远处的一棵银杉树下,就这么,他饶有兴致地盯着忙得不亦乐乎的小蜜蜂们来来回回。

满打满算,少一来到甘花溪源头才只有四天,距离那可以出山的第八十一天还很漫长,他从来没参加过狩猎,食物的来源对少一而言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

如何在这个荒芜人烟的地方活下去,是少一不得不去考虑的问题。

这窝不期而遇的蜜蜂无疑是上天的恩赐,既然是上天的恩赐,若吃不到嘴里,那也太丢人了。

如何既不惊扰到蜜蜂,还能吃到香甜的蜂蜜呢……少一想起了家里蜂群分家时,咕咕曾用竹条编了个“蜂斗”,将离开蜂箱的蜂群给重新收入斗中,并将它们小心翼翼地重新安顿到新的蜂箱里。

在少一的记忆里,当时,咕咕用温水化开了成块的糖块

遗失的云图  第三十三章 上天赏赐的礼物——蜂蜜

,将那化开的糖水均匀地撒在竹编的蜂斗中,好吸引蜜蜂熟悉那里,并乖乖地钻进去。

可是,在这荒野森林,到哪儿去找收蜜蜂的蜂斗呢?

显然,用蛮力将蜜蜂赶走是不可能的。少一目测了一下这个蜂窝,里面至少有三四千只蜜蜂,觊觎蜂巢的人若稍不小心,恐怕就会有被小蜜蜂活活蜇死的可能。

诱人的蜂蜜高高地挂在眼前,却吃不到嘴,少一一步一回头离开了森林,他沿着甘花溪漫无目的地向山谷深处走去。

走了半顿饭功夫,少一无聊滴一屁股坐在溪边的草丛里,捡起石子,向溪里打着水漂儿。

水花一股股的,接二连三地绽放在水面上,连成一条直线。少一顺手从身旁的枯木上掰下一块树皮,如扔石子一样再次打了个水漂儿,结果,没有溅起水花,这次少一没能成功。

甘花溪的这一段水流较为平缓,那块树皮因为轻的缘故,浮在水面上,左摇右晃、不紧不慢地向下游漂去……看到这个情形,少一站立了起来,他好像想到了什么。

他看了看身旁那根粗壮的枯木,用手在表皮脱落的树干上拍了几下,枯木发出了“咚咚——”的空洞声。

虽然枯木里面是空的,但是,外面光亮的木壳却是难得的结实。

少一顿时兴奋了起来,他从腰间拔出剔骨刀,从枯木朽烂最严重的地方开始动工,将朽木屑子一点点地抠了出来。

不消半刻钟的时间,枯木便被少一掏成了一个木桶状。

树皮的重量轻,同样,被掏空的枯木也很轻巧,少一的双手很轻松便能把它抱起来。

少一抱着自己刚刚“炮制”的“木桶”,重新回到了森林里。

将这个特制的“木桶蜂箱”倒挂在蜂窝上面,如果小蜜蜂们能配合,那么,少一的“阴谋”就有可能得逞。

首先,少一凭借着记忆里的经验,重新回到甘花溪对岸,找来了一根足够长的藤条。他用藤条将蜂箱拴住、固定死,然后,把藤条另一端系在自己的腰间。

接下来,少一开始了漫长的攀爬。蜂窝所处的树枝虽然并不很高,但需得少一爬到比这个位置更高的树枝上,才好将蜂箱从上到下、倒挂着续到蜂窝的上方。

最关键的要点是,他的动作不能太快。枯木作为蜂箱倒是不赖,但是,枯木桶的桶壁并不足够厚,如果在攀爬过程中经受震荡、碰撞,枯木桶很有可能会轻易散架。一旦散架了,就算再用藤条捆住,就算蜜蜂能被引入枯木中,开裂后的桶子也难留住蜜蜂。

因此,少一分外地小心,他每向上爬一步,都得腾出一只手扶一下腰间晃动的枯木桶,以免枯木桶承受不住与树干的碰撞而中途开裂。

此时,太阳已爬到了头顶,火辣辣的阳光穿过银杉枝叶的缝隙照在少一圆嘟嘟的脸上,他那沿着脸颊趟下的汗水好像大地上一条条交织的河道。

半个时辰过后,少一的位置已经和蜂窝的位置齐平了,相隔着,两者只有半个树干的距离。

透过一只只小蜜蜂忙碌的身影,少一能够清晰地观察到,在每一蜂窝里都装满了蜂蜜。

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,在晶莹剔透的蜂蜜诱惑下,少一只休息了片刻,就迫不及待地继续向更高处的树枝爬去。

……

骑在高高的树枝上,少一双手交替,倒换着,努力在将枯木桶续下去,吊在空中。少一很专注,他力求动作缓慢到几乎不让任何一只小蜜蜂有所觉察,受此干扰。

手心,已经因用力过度而汗湿打滑。万事小心,少一提醒着自己。

突然,少一一个没抓稳,枯木桶瞬间下坠……少一猛地附身下够,右手用力一拽、一抛,枯木桶被藤条的外拽力给荡了起来,稳稳地飞扬而来,正抛到了少一跟前。少一一个熊抱,稳稳地将枯木桶揽在了怀里。

少一屏住呼吸,小心翼翼地伸出头向下张望,当确定蜂群还在正常忙碌,并没有发生骚乱时,他这才长出了一口气。

他抱着枯木在树枝上坐了很久,直待紧张的心情完全平复后,这才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。

少一一手抱着枯木“蜂箱”,一手扶着旁边的树枝,站在树枝上一步步挪到蜂窝所在的树枝的正上方。

把藤条的另一头从腰间解下来,绑在树枝上。然后,少一一点一点把枯木“蜂箱”续下去,直续到蜂窝的上方。

突然,蜂群一阵骚乱,少一伸头向下一看,原来,枯木“蜂箱”下坠得离蜂窝太近了,搅扰了蜜蜂的正常生活。

少一忙握紧手中的藤条,尽量让蜂箱保持静止状态,自己再不敢乱动丝毫。

咕咕说过,受到惊扰的蜜蜂很容易攻击人,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动弹,人一折腾就会引得蜂群更加地焦躁、敌对。若真惹毛了蜜蜂,人逃跑的速度远比不上蜜蜂的攻击速度。

“嗡嗡——”

少一瞟了一眼自己的右下方,果然,一只聪明的小蜜蜂似乎发现了他,小家伙绕着少一巡视了一圈后,这才不紧不慢地飞离。

少一一动不动,握着藤条的双手已经开始发麻,他侧耳倾听蜂群的状态,还好,此时又重新静了许多,蜜蜂们好像不像刚才那般骚乱无序了。

等了很久,少一才再次用藤条徐徐将枯木蜂箱向上拉出了两拳头之高。完成了这个动作后,少一将藤条紧紧地系在树枝上固定,枯木蜂箱就此正式被启用了。

少一大大地松了一口气,蜂群在“英明”的蜂后的率领下,将要住进他一手打造的新窝。

这个简陋的蜂箱可以遮风挡雨,算得上是个好窝。少一似乎对自己的这个“杰作”很有信心。

只不一会儿功夫,蜂巢里的蜂群就发现,在自己的正上方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莫名其妙地悬挂上了一个镂空的枯木。

空心枯木不重,用于悬挂它的几圈藤条甚至没有因为它的重力而被完全拉直,粗糙的树皮已经被剥落。枯木桶里,虽然地方不算很大,但至少足够下面的蜂巢分一次家。整体看上去,真是个不错的蜂箱。

不远处的树干上正趴着一个小孩。这小孩伸了个懒腰,发出很舒服、很满足的一声呻吟。

逐渐地,蜂群习惯性地这个小孩的存在,开始对他视若无物。

直到太阳下山,也再没出现一只对悬挂在蜂巢上方的枯木桶产生好奇的小蜜蜂。蜜蜂们专注地忙碌于自己的“事情”,根本不理会少一给它们做的枯木蜂箱。

少一心想: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?于是,他努力回想着咕咕当时收蜂群时的情形,他发现,一个重要的环节被自己给遗忘了。

每次咕咕在收蜜蜂时,她都会扬起竹编蜂斗,让蜂斗的开口对着蜂群的方向,然后,咕咕会絮絮叨叨地念上一段“咒语”。

于是,少一清了清嗓子,开始念诵咕咕收蜜蜂时用过的咒语:“蜂儿回家……蜂儿回家……风餐露宿……盼盼、盼家……”

这句十六字,反反复复,少一硬着头皮念到口干舌燥。

蜂群依旧无动于衷。

天黑了,少一无奈地回到了地面。

入夜后,天开始转阴,森林里没有一丝光线。少一凭借记忆找到了那株小银杉树,他仰起头,将所有叶子上滴落的蜂蜜残余,都给舔了个一干二净。

如果不能使蜜蜂搬家,那么,少一就只得一直捡些残羹剩汁来果腹了。

巴彦淖尔哪家医院治癫痫病
巴彦淖尔治疗癫痫病方法
巴彦淖尔治疗癫痫病费用
巴彦淖尔治疗癫痫病医院
巴彦淖尔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