沁阳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【丁香】想进监狱(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8:48:43 编辑:笔名
湾湾公社联校田指导员(乡教师的总领导)的门口,来了一车炭,一个方脸缩脖的胖后生,嗖的一下靠前,率先靠上前,指挥司机倒车,“前前前”“向右一点”“再向前”“好!”
车停好了,小伙子一手拿了院里的箩筐,拽把铁锹开始往里面铲炭,继而满院找扁担挑了煤炭往院里走。
指导员从家里走出来,径直去招待司机,司机出了驾驶室,笑着和指导员打招呼:“这炭今冬够烧了吧?”
“够了,够了,来来来,抽支烟,歇会。这后生是你带来的?叫人家也歇会再干!”
“指导员,他是谁?我不认识呀!”
“啊?你不认识?”
指导员定睛一看:“嗬!我当是谁,原来是六狗。这小伙子有意思,和你一样,想要个代教名额,只是没有空名额。他什么时候知道你要给我拉炭,狗鼻子够灵!”
指导员喜滋滋地喊六狗,“刘六狗,过来过来,你也别着急,歇歇气,再干。”
六狗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,顿时,胖脸蛋成了花脸。他一口气担了三回,都是拣大的准备垒个场地,把碎炭末放进去,听见指导员喊他,就回应“田指导员,不累,这活迟干早干都得干。”心下有点高兴,指导员认出我来了,这是好事。
看着田指导员和那位送炭的人他想起了三天前,他去联校办公室打听有代教的空位没有,联校指导员和这位送炭司机的谈话让他听到了一个秘密。田指导员让那人“拉一车煤.......”
刘六狗心里一惊“拉一车煤”?一平车?一汽车?心里又想,给钱多就拉的多的呗,有什么大惊小怪,刘六狗正要离开,忽然听到了“你想当代教的时间长短?”
那人说:“我——当然想长久了。我还想当民办教师,以后仰仗你转正呢。这是我爸给您的100元,您收好。”
“别呀,拉了炭,还得给你炭钱呢。炭窑不是你家开的。”说是说,田指导员迟迟不掏钱,反而推来推去收起那红的眨眼的红头百元。两人心有宣照地笑了笑,田指导员开始送客了刘六狗才闪身离开。
哎呀,原来当代教也有猫腻呀!怪不得他六狗总被拨拉到一边傻等着。摸摸口袋他傻眼了,自己只当了半年代教,挣了18元钱。买了一件上衣,一双鞋,剩下的是这些天的伙食费(民办教师一个月15元)要拉一车炭20元也不够!别说送一张百元了,记得妈妈从春天抱小猪娃喂到秋天(猪八见)天天倒泔水,八个月辛苦喂大的猪才能见到60元。这司机家出银棍?这么有钱!
他根本不知道,指导员是多么的会利用手下的虾兵蟹将,那年月烟酒紧俏,糖业烟酒公司有关系的就送她几盒烟几瓶酒,有供销社的关系的教职工不用布票帮他扯一块布料;粮食局的能给他白面精份比例多一些,而那位司机,老爹开煤窑,送他一车炭,把掉在窑口的炭扫成堆就够拉一车的。再看看自己家的人,没人在煤窑上工作,大哥虽然会开车,可仅仅是个雇佣司机,要抽空送一车炭行,要用他的钱可不行,哥哥行,嫂子那里行不通,听说嫂子为省钱每天出车前给他蒸窝头,不允许他在路上饭店吃,给指导员送一车炭,难!
他这人,学知识,脑子比较笨,交际方面脑子却有点活泛。于是打听这位田指导员在哪住,打听到了,正是卸炭的日子,于是他连招呼也没打就干上了。司机一看,也不敢摆谱和他一起干起来。
他和那位送炭的,一个用铁锹铲,刘六狗一头水一头汗地帮指导员忙往回担炭,直直的把人家送的那一车炭都担回指导员家,并且把大块的一层一层码好,把碎的都装进里边,弄好了,饭也没吃,只让指导员认出他是曾经代教半年的小伙子,便挥汗出门。
惹得指导员的老娘唠唠叨叨,说欠这小伙子的情,人家小伙子不吃一根烟不喝一口水,多好的小伙子。说的指导员都觉得亏情。心里默默决定给他找空子当代教,只不过临时当代教而已。
六狗唉声叹气,感叹自己生来就是六门的。哥姐弟兄之间他排行老六,本地乡俗称,六门,六门,没人问无人亲。的确,假如人不得宠,或不被人抬举,就会随口自言说,“咱是六门家”,言下之意这类人就是爹妈不亲,姐弟不爱,没人支撑,独自奋斗的角色。
刘六狗上面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,老大最得宠叫金宝,是家里的金蛋蛋,一家人的孩子往往第一个像宝,爷爷奶奶爹和妈都抢着亲,挨上来的老二叫银宝,仍然有家人护着。老三换女儿,新奇可爱叫金花,老四还算得宠叫银花,到老五又生姑娘,烦了叫五金,老四老五就已经嫌过多,到他懒得起名就叫六狗,老七老八因为是双胞胎,一下来了俩,又开始金贵起来,叫金豆银豆,因为小比老大老二还得宠。就算自个是老六,是最小的也能得到百般疼爱,关键刘六狗不是最小的,他家老七老八一对双胞胎在爹妈怀里享受那份小小娃的殊荣。
六狗命苦啊,从小吃不吃没人管,穿不穿不知道,比家里的猪狗稍微强一点,勺点饭放下,被谁端走都不知道,告爹妈爹妈反而骂他,你要有本事自己去抢,没本事饿着。他本是家里的石头土坷垃,社会上的路边土。任凭众人踩踢的货。长再肥再大的人也与地皮不识显。老六天生倒霉运,名字里金银与他无缘不说,待遇也差别极大,一个家庭,向来都是疼老大、向老小、中间夹得推墙角,所以六狗活得很惨淡。
再加老刘家养育儿女的准则是“爹娘没本事,儿女自奋斗”。说来也真是,家里本就不富裕,生了这么多秃小子,跌倒自爬起是当然的。爱念书识字的,自己捡破烂卖了交学费;爱做买卖的,爱学手艺绣花裁缝的自己找师傅,爱学开车学木匠小炉匠的(打制金银首饰),偷艺拜师傅,怎么达到目的怎么算。反正儿女到了12岁,自己给自己定前程的日子也就到了。家,只管吃喝,爱干啥家长不管。自己做主自己闯去。
老刘家还有一条硬家规,那就是不养懒鬼,长大了,不论儿女看上谁了,儿跟婆姨女跟汉,是儿子,新婚三天后只给两双筷子两只碗,另家自己去过日子;是女儿做两双新鞋陪嫁,脱了自家的穿上人家的跟了人去。
刘六狗的姐姐们不憨不蠢不丑,各各名花有主。哥哥们也都开车学徒学手艺,个个有所能耐。但没一个是正式工,没一个吃供应粮,刘老六从小穿哥姐穿过的,满身补丁道袍一样,长就长点,宽就宽点,烂就烂点,有时裁一裁剪一剪,有时不裁不剪,将就穿了。直等五姐学了裁缝,他才穿得合身了点。
刘老六性格争强好胜,七岁时就宣布自己要念书,不学哥哥姐姐学艺做买卖。他矢志考学校做一个人上人,一者是对家庭轻视的抗争,二者是性格所致。开学了,自个抱了个小板凳坐到了教室。放学到处捡破烂,卖废铁、卖烂布条,卖纸片,交学费买抄本。学的好不好,爹娘从来没有到过学校问过老师,哥哥姐姐自己顾自己,谁也没过问他学习的事。
那时农村人迷信,孩子念书,首先找算命的预言,看是不是那块料,或者看是不是吃公家饭的人,如果没那个命,也就不用费那个劲,还能省几个钱呢。他老娘看他热衷于念书,悄悄找了算卦的,预言他不顶事。老娘劝他做别的,打消考学的念头。可他死活不相信瞎子能定他一辈子的命运。有时哥哥姐姐还拿挣来的几个小钱来逗他,说他们是想法挣钱,小六是想法花钱,憨不憨?
六狗满不在乎地反驳哥哥姐姐说:“爱念书呗!”
他学的很刻苦,但悟性差,成绩老是不高不低占中溜。成绩差的找他玩,他不想混。成绩好的他要找人玩,人家不和他玩,
遇老师不负责,喜欢好学生,通常阅卷只阅前五名,而他的卷子老师大多不过目,学校要成绩,老师指定的几个学生胡来敷衍。没给老师送礼,提问也扯淡,一个学期完了还不知他是谁。他想,天还早,人还小,今年不行有明年,却不懂知识是阶梯,是地基,基础没打好,越上去越考不好,他的理想离目标越来越远。
八十年代开始,初中毕业考中专技校的多,大家伙都是为了早日有个正式的工作,穷人家更是盼望孩子有出息早点吃上供应粮,因为念中专起码少念书,到了学校还有补助,毕业后分配工作,对象自然找上门,多好!念中专当然也是刘老六的最佳选择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命运偏偏和他开玩笑,第一次中考,没经验,带的铅笔少了,考场上断了铅笔,画图解题用油笔涂鸦失分厉害。可他不灰心,不丧气,决定补学,来年再考。
好容易努力了一年,挨到第二年中考,却得了急性肠炎,不迟不早,就在第一节的考场上,肚子疼的他大汗淋漓,监考老师动用教育局长的车把他送到医院。医生断言要开刀,因为家穷,爹妈提出保守治疗。吃中药养生,把半年的补学时间拉短了一半,再去参加中考却格外紧张,看着似曾相识又不熟悉的考题,懵懵懂懂之间感觉又考砸了,倒在炕上自撕自己的头发,想想这场考试入围也难了,难道瞎子算命是真的?这时想死的心也有了。
几经折腾看看他就要走上不归路,老娘伙同五姐开始劝他放弃,说要工作,世界上又不是只考学这条路,当零时工争取转正不也是一条路?你好歹是初中生,去当代教争取转正总可以吧?这话说活了他,想想,按学历进入工厂当工人也够格,可他不愿意,当工人就会废了自己所学的知识,当代教离不了书本知识,其实心底泛起的始终还是不甘,一旦代教考进了民办教师,民办教师再考就进入了正式教师的行列。也算曲线救命,因此他选择了代教这条行业。
初当代教的艰辛可想而知,像皮球似的被人踢来踢去,男的没大事不肯请假,就剩那些女的,恋爱结婚生孩子,等请假了,人家自请了代教,就轮不到他。没空子当代教,就傻傻地等着。当不成代教就没希望转民办教师,不是民办教师就没资格考正式教师,不是正式教师,永远是农户,找来的对象也是农户,夫妻俩一辈子抱住锄头打坷垃,可不是刘六狗的理想。    
什么,辞职?干点别的?辞职这事放在今天绝不是个事,好多公务员辞职,打破稳定的铁饭碗自己去创业,挣的钱比公家人多的多,那些不辞职的才是守旧没本事吃老本的人。七八十年代不一样。那个时候即使正式工调动也费事,转行更是走冰桥。找一份正式工作等于考状元,吃供应粮等于入皇宫,老百姓羡慕的不得了,家家鼓励孩子的目标就是,好好读书挣一碗饭吃,吃了供应粮就能找个好对象。即使自己的孩子不争气,有门子有面子有机遇也能行好运。如果没这些条件,那你活该倒霉,当你的老农去吧!
亏得刘六狗脑筋活泛,死命地溜舔指导员,希图指导员能开恩,延长代教,发他个民办教师本。从那次主动担炭亲近指导员以后,他比那位送炭的来指导员家更勤快,简直就成了指导员家的常客。什么常客呀,说白了,是指导员家的长工。茅厕满了挑了给地里送粪;谷苗被草缠疯了扛锄除草;雨天上窑顶通水道排水,晴天下地窖冷藏蔬菜,春种夏锄草,秋收冬冷藏,指导员和他也不客气,有啥活只传个话就成。
三四年以后,老六越干越丧失自信,因为,送炭的已经转正,听说田指导员又收他几张百元大票,好几个代教也领了民办教师本,而他没有;没有民办教师他就没资格考转正教师,谁傻?他和指导员说过这个事,指导员解释,那几个人都是头头们的七姑八姨,有面子的,他不敢惹。老六为这事哭了,过了,又装了笑脸,继续溜舔指导员。
好事终于来了,公社要物色一名公社检线员,检线员就是定期检查公社的电线有没有短路的,指导员觉得这小伙子,是初中生有点物理知识很适合。又觉得这小伙子给他家干的“有功劳”。为“感恩”他这位长工,就介绍了刘老六去当了检线员。
老六以为到了公社,转正就大有希望,谁知经历了好几任书记,转正的名额不是没有,而是自己不知道,等自己知道了人家已经填表了,迟了!他又成了现任书记的长工。
可是,还没摸准新书记屁股是方的还是圆的,人家升级了,或是调走了。再来一个,仍然摸不准,又换了。老六很着急,因为他处了对象,这对象就等他转正,不要金不要银,就要自己心上人是正式工作的人,这姑娘漂亮,也还有工作,指望他转正后帮自己也转正,谁叫他的六狗是公社八大员之一呢。进了宫门子就是半个公家人,(转正了就是纯粹的公家人)
五姐问他不能找个农家姑娘过?七八个对象过手,你一个都看不上,你要当老光棍吗?六狗拧着脑袋不听,老刘家就他是识字的,还是初中生。难道他不能光宗耀祖吗?可是,转个正怎就这么难啊?六狗死活不相信命运能应验了瞎子算卦的那一滩瞎说。
可是命运总是和他开玩笑,有一天发生了一件关于转正的事使他彻底心瘫。
有位老教师,是柳林县湾湾公社六十年代稀有的清华大学生的遗孀,按国家政策遗孀应该转正。何况这位是十五岁初小毕业就当代教的老教师呢,熬了二十年代教教龄的寡妇教师,带着两女一男无爹的孩子过日子,生活有多困苦是可想而知的。
老公是响当当的清华大学毕业生,正遇文化大革命,这位清华大学生不愿参加批斗老教授,主动要求回乡参加工作,结果家乡教育落后,委屈了这位清华大学生,渐渐郁闷而死,丢下遗孀,政府照顾暂时转成一名民办教师,每月十五元养活娘四个。政府人员安慰说,只要有了转正名额就先给她,用来解决生活困难问题。
谁知道,田指导员徇私舞弊,有了名额先管自己的孩子老婆小姨子大姑子,迟迟得不到解决的寡妇老师和刘老六一样,开始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名额,人家转正了才知道。好容易听说又有一批名额下来,听到消息,大学生的遗孀,竟然跑到妈妈面前哭诉,那位寡妇的妈妈一听,火冒三丈,是时候为女儿解决问题了。老妈子曾经是土改时期的老妇女主任,刚刚解放的那会叱咤风云,说一不二,看见女儿这么窝囊,只会哭,就火冲脑门心。老妈子走了20里的山路,上了县委,用小脚踢开县委会议室的门,把正在开会的常委们都愣住了。
也该那位寡妇教师转正,正巧遇地委的头头下来考察县委某领导,于是县委某领导十分谦恭细心地听取了老妈子的哭诉,才知道是为转正问题来的。拍板马上解决,书记秘书一个下午几个电话就搞定。临了,又把指导员叫上来一顿臭骂,扬言要撤职,搞得那位指导员灰头土脸。
这件事大快人心,风传乡里,刘老六闻听才真正看清内幕,原来他给指导员当牛做马好几年,也没真正换来指导员的同情心。如今这几任书记也都是只吃不屙的貔貅神兽。左思右想他刘六狗彻夜难眠,他刘六狗是哈巴狗耕地,没有那个力气,也没那个名气。于是看破红尘,明白一个道理:没有实力雄厚的家庭背景,没有钱,没有当官的裙带关系,没有强悍的家人鼎力相助,最起码连这样有魄力的老妈去骂县委的头头也没有,你给任何人当牛做马,希望仍然还是绝望。
世上还有转正的地方吗?有人逗笑他说:“有,坐牢监”(监狱)只要熬过了审判,进了监狱也有技术工,也有教职工,在那里吃供应粮,也算公家人……脑洞大开,一个不合常规的想法浮上心头,从不抽烟的他开始抽烟,硕大的洋瓷缸子叫他的烟头烟灰弄了半缸子,他流着悲伤的泪水,却哈哈哈地大笑着。
他想进监狱,决定犯罪。至于女朋友,就拜拜了,放手让人家找个能帮她转正的如意郎君去。一个风高夜黑的晚上,刘老六走向一位独门独户院……
刘六狗的犯罪供述,只有五个字:我想转正……
 

共 57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刘六狗是个家里众多孩子中的一个,他是上面有哥哥姐姐,下面有弟妹的中间孩子。父母宠老大,爱小的,老六是中间夹得推墙角,在家里没人疼没人爱的孩子。家里兄弟姐妹们都早早地各谋生计,唯独没人疼爱的老六他喜欢上了念书,他不顾家里人的阻拦,一门心思上学。可他不管怎样刻苦,学习一直不上不下,到了中考,第一年运气不佳,没有考上。第二年肚子痛生了一场病,又没能考上。最后父母只得托人帮他找了个代教,在一次次的打击面前,老六只得面对现实,任了代教。自从任了代教,刘六狗想用自己的勤快巴结主任,想用自己的勤快让领导赏识,把代教转为民办教师。可别人给主任送钱财,都得到了民办教师的名额。老六没有钱可送,只得耗着,还是代教。后来,主任起了怜悯之心,把老六介绍到公社做了检线员。做了检线员以后,老六还是一如既往的服侍着领导。可再怎样服侍领导,没有钱才送也是无望。满以为去了公社就转正有希望了,可一个个公社干部调动走人,老六的转正还是无望。老六一气之下决定鱼死网破,拼着坐牢去独门独院找领导……要想转正没有钱财送,好难啊!文笔精彩,故事生动感人,是一篇值得让人深思的好文。推荐赏读!【丁香编辑:峥嵘岁月】
1 楼 文友: 2019-02-27 16:51: 6 老师的精彩文笔让人羡慕不已!感谢老师投稿对丁香的支持!还望老师的文笔在丁香再次展现!
2 楼 文友: 2019-02-27 16:52: 9 由于编文能力有限,编按如有不妥还望老师见谅!
 楼 文友: 2019-02-28 08:42:20 七八十年代,因为转正,因为吃供应粮,因为对象所逼,出现种种难以想象的事,感谢国家改革开放,缩小城乡差别,工作双向选择,希望祖国更加富强,人们生活稳定而幸福
4 楼 文友: 2019-02-28 09:06:4 谢谢峥嵘岁月丁香编辑的辛苦编辑,还望老师指点一二
5 楼 文友: 2019-0 -01 20:49:19 朴实生动,真挚感人,残酷世态,催人泪下。一篇忠实反映当时社会现实的优秀作品!拜读学习,热烈点赞!
回复5 楼 文友: 2019-0 -0 10:48:47 您总是夸我,把我宠坏了
6 楼 文友: 2019-0 -02 16:08:0 铁素容容老师真是写作高手,从吸人眼球的标题 想进监狱 到姓名 刘六狗 (谐音 溜溜狗),都透着智慧幽默,虽是小说,却是现实。想笑却笑不出,咸咸的液体溢出眼眶,先后给指导员、公社书记当 长工 若干年,转正无望,更何况轮流上下任,连书记的腚是圆是方还未摸准,就换了下任,最后决定犯罪进监狱。充满讽刺的结尾让人掩卷深思,这社会怎么了? 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
回复6 楼 文友: 2019-0 -0 10:52:26 您的评论,我服了
7 楼 文友: 2019-0 -02 16:10:29 很有实力的作者,有思想有内涵的作品,力荐加精。 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
8 楼 文友: 2019-0 -0 19:17:56 感谢老师赐稿丁香,分享如此精彩的佳作。转正,以前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,这个词带着时代印记,会留在好多人的心中, 做过生意的读书人!谁的江山,百媚千娇?谁的世界,各领风骚?
回复8 楼 文友: 2019-0 -04 2 :02:48 经历过那个时代,才会有更深的感受。只不过我的文笔粗浅,不能达意而遗憾
9 楼 文友: 2019-04-06 07:07:28 这人也算个奇葩! 仰观天文,俯察地理,中观人间,揽经史子集,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。
回复9 楼 文友: 2019-04-09 08:21:19 无数痴心人之一,谢谢浏览鄙文工作常备药治腹泻效果如何
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
老年膝盖肿了怎么消肿
怎样可以快速止泻止痛